《笑傲江湖》读后感四篇(全文转载)

这四篇读后感是闲来无事的时候在金庸吧发现的。觉得读起来很多地方有共鸣,而且引经据典,信手拈来,让人羡慕。读完令人畅快,但也意识到江湖并非社会,武侠也不是现实。而现实就是,最近最多也就是看看简短的影评书评或者零零散散的文章,看完也就忘得差不多了。



一、潇潇洒洒的走,不问以后

金庸先生塑造了诸多英雄侠士的形象,我仰慕义薄云天的萧峰,钦佩为国为民的郭靖,欣赏至情至性的杨过,而对于令狐冲这个人物,是超越前几者的爱极。一方面,作为女性读者,我欣赏他的潇洒不羁,侠义心肠,冲盈之恋更是我理想中的爱情;另一方面,作为一个普通读者,不以性别为论,令狐冲这个角色实现了理想之“我”。读者喜爱一个角色,大概可以分为两个原因:第一,这个角色和自己十分贴近,是现实之“我”;第二,这个角色和自己反差极大,是理想之“我”。以喜欢令狐冲的人为例,或许你和他一样喜爱不受拘束,是个无形浪子。又或许,你受牵绊太多,渴慕令狐冲生性潇洒,这一角色于我的意义倾向于后者,他在某种意义上实现了另一个“我”,一个永远也达不到的“我”,一个理想之“我”,因为令狐冲是“天生的不受羁勒”,是“追求自由和个性解放的隐士”。朋友以前曾赠我一本小说,是美籍华人伍绮诗写的《无声告白》,封面上有一句话令我印象特别深刻——“我们终其一生,就是要摆脱他人的期待,找到真正的自己”。读《笑傲江湖》一书,读令狐冲,更像是一个找寻自我的过程,我们似乎化身为令狐冲,在江湖里畅意驰骋,一路追寻自我,追寻自由,这种体会,似乎从古龙书中的浪子身上更容易得到。

侠客与隐士

在正式谈令狐冲之前,我想先说说今年的春晚,蔡明和潘长江演了个小品,有句话成了金句——“颜值越高,责任越大”,当然这是一个梗,而且有道德绑架的嫌疑,但不得不承认,当我们把“颜值”一词换成“能力”的时候,这句话还是有些道理的。如果把这句话放在学武之人,放在英雄侠客的身上,就成了“武艺越高,责任越大。”在历史上,有这样一类人,他们“能力”很强,“武艺”很高,具有积极的入世精神,具有高度的社会责任感,他们“达则兼济天下”,如果非要举个例子,郭靖完全符合,孔子所说的“国有道,不变塞焉,强者矫;国无道,至死不变,强者矫。”这一点他完全做到了,而且他还带动了家人带动了杨过一起实行。

同时,历史上也有一类人,徜徉山水,不受俗累,不问世间名利得失,这类人一般被称作“隐士”,隐士在中国历史上是一类身份很特殊的人,由“隐士”衍生而来的“隐士文化”、“隐逸诗”在中国文化史上占有重要地位。什么是隐士?《庄子·缮性》篇里说:“古之所谓隐士者,非伏其身而弗见也,非闭其言而不出也,非藏其知而不发也,时命大谬也。当时命而大行乎天下,则反一无迹;不当时命而大穷乎天下,则深根宁极而待;此存身之道也。”时不我与,为保存生命和节操,不得已隐居的人可称为隐士。而我觉得隐士的最高境界应当是老子所说的那样“功成、名遂、身退”,像太白诗里的那样“功成谢人间,从此一投钓”。古代不少人信奉老庄清静无为遗世独立的思想,在入世和出世之间徘徊,有做官坐到高位的,开始思慕起隐逸的生活,也有不屑在官场混迹的遗世高蹈,游憩东山。总之,“隐士”“出世”的思想对中国人来说影响深远,很多人都有“隐士情怀”,不独是我们熟知的陶渊明、王维向往践行,就算是帝王也免不了,李后主就曾写下“一壶酒,一竿纶,世上如侬有几人? 一棹春风一叶舟,一纶茧缕一轻钩。花满渚,酒满瓯,万顷波中得自由”这样的词句。

金庸之前的主角多是前者那样积极用世积极入世的,郭靖自不必多说,杨过也深受郭靖影响,萧峰想着去塞外牧羊,心里却总牵挂契丹大宋之争,而写到笑傲,写到令狐冲时,既赋予了他侠客的身份,也赋予了他隐士的情怀,这是这一人物相比其他主角的独特之处。令狐冲是身在江湖的侠客,而灵魂深处更像是游走在江湖边缘的隐逸诗人,诗人以笔写诗,令狐冲用酒,相同的唯一颗不堪驱使的心。在古代浩如烟海的诗歌中,随便一拈,很多诗句都适用于令狐冲其人,如前面提到的李煜那句“花满渚,酒满瓯,万顷波中得自由”,又如高适的“我本渔樵孟诸野,一生自是悠悠者。乍可狂歌草泽中,宁堪作吏风尘下。”最衬的也许是太白,令狐冲好酒,太白亦是,二人都是一样的高迈潇洒。

自由与自律

隐逸和自由是相关的,隐逸最终是为了自由,为了保全生命和节操。前面说了,令狐冲和隐士相比,同有一颗不堪驱使的心。那些隐逸诗人或者受不了政坛的勾心斗角,或者难以忍受俗世的争名夺利,或者不堪忍受统治者的昏庸无能,纷纷拂衣归去,在山林间保全自己,不被奸人利用,不被庸主驱使,不被名利蒙蔽。令狐冲最后与此相似,看厌了江湖里的你争我夺,争权谋利,和盈盈携手归去。“隐逸”和“自由”,很多人不过是心向往之,两脚仍踏在尘世路上,令狐冲才真正做到了“潇潇洒洒的走,不问以后”。只要他想,魔教和五岳剑派都可收入他掌中,而他没有,反而不牵不挂地归去,这才是真正的隐士。

整部笑傲,为着争夺辟邪剑法、葵花宝典、五岳盟主、正邪统一,不断上演着你算计我我算计你的戏码,左冷禅苦心孤诣一切成空,君子剑岳不群妻离子散,东方不败命丧任我行之手,任我行则丧生于自己的吸星大法之下,林平之在复仇的欲望中失去了双眼,失去了爱人。名缰利锁,这些人在欲望的诱惑下,逐步失去了自我,也失去了作为一个独立的人的自由。唯有令狐冲一直在追求自由,保有自由。不拘俗见的率性、不受羁勒的洒脱、死生由命的通达、对于爱人敌人的真情真性、对于权势名利的无欲无求、对于虚伪谲诈的厌恶反感、历经斗争不受他人左右依然保持一颗赤子之心,这便是他的“自由”。

令狐冲被塑造成一个追求自由充满自由精神的形象,但他又绝不是打着自由的旗号随心所欲胡作非为的人。他心中一直有着自己的底线,和恒山派的尼姑们在一起,他始终未做出逾礼之举;虽和魔教人物相交不浅,但心中始终有正邪之念,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;面对师父师娘,从不谎言相欺,他虽没有正形,喜欢乱开玩笑,但心里却坚守【有些人可以骗,有些人不能骗,师父师母问起什么事,我自然不敢相欺】自由不是什么都干,而是任凭外界环境变迁,始终坚守内心的原则,自由是有所为,有所不为。

金老通过令狐冲这个形象也在传达一种观念——“人生在世,充分圆满的自由根本是不能的”。这句话我认为有两层意思,第一,由于外界环境的限制,不可能达到充分圆满的自由,比如曲洋刘正风想要追求自由,但正邪之争不允许他们这么做。令狐冲追求自由,但最后和盈盈在一起还是失去了部分自由。第二,人的内心道德限制,不可能达到充分圆满地自由,因为你的内心会告诉你,这件事可以做,这件事不应该做。但不管如何不圆满不充分,我们总可以将精神最大程度的自由化,江湖是喧闹的,如冲盈一般,可以奏上一曲笑傲江湖,然后归于平静。

令狐冲是一个比较复杂的人物,他有侠客的身份,隐士的情怀,追求高度的自由,同时也谨守高度的自律。他身上有天性自由的气质,却也总透露出无奈,在追求自由的路上,他多少有些被动,岳灵珊爱上林平之,他便自暴自弃;被岳不群王家人冤枉,也无力辩白,自伤气馁;陆大有死了,他想的是找到凶手便即自刎,连挚爱也愿意让给林平之。被关在梅庄地牢,一开始便有放弃的念头,但毕竟令狐冲不是个脱离了七情六欲的真道士,而是血肉饱满的无形浪子。

令狐冲有其个性,也不失金庸笔下主角的共性——“侠义”,他情深义重,自小由岳不群夫妇收养,对二人奉若双亲,即使被岳不群赶出华山,却依旧视他为最尊敬的人;即使岳不群阴谋败露,他也不忍下杀手。对待小师妹岳灵珊,几乎有求必应,多番呵护,即使小师妹临死前叫他照顾林平之,他也一口应下。他侠义为怀,为了一位素不相识的恒山派师妹,便豁出性命地和田伯光苦斗,老头子想要谋害他救自己女儿的命,他便真的舍下性命相救。他喜好交友,不问出处,和向问天成八拜之交,和田伯光握手言欢。他颇有计谋,智斗田伯光,化名吴天德,营救恒山派,短短几句话便把桃谷六仙哄得服服帖帖。

关于这一人物,还有很多方面可以下笔写,我所抉取的不过是最直观的两个侧面。正如倪匡所评“令狐冲性格的可爱处,是金庸笔下人物之最,他比杨过多了几分随意,比韦小宝多了几分气派,比乔峰多了几分潇洒。”


二、传一曲天荒地老,共一生水远山高

金庸作品中有多段荡气回肠的恋情,一路读来,靖蓉少年相遇固然两心无猜,然而后半生全力镇守襄阳,最后国破家亡,不忍多读;杨龙分分合合,十六载方得重逢,教人揪心;萧朱梦断小镜湖,塞上牛羊空许约,更是让人泪不自禁;忌敏最后虽情定相许,然张无忌与四女纠缠牵绊,不想多言,直至读到冲盈弹一曲笑傲江湖,“千秋万载,永为夫妇”,方觉圆满。

我理想中爱情的样子该当是冲盈这般,琴箫合奏,笑傲江湖,“传一曲天荒地老,共一生水远山高”。这一句是央视版笑傲主题曲里的歌词,每每想起,总觉得最美好的爱情不过如此:“天荒地老”四字里,有岁月静好的悠长;“水远山高”四字中,有意境渺渺的开阔,时空的无垠,皆化在这一句隐隐的缠绵里。

在书中令狐冲与三位女子有着感情牵绊,岳灵珊于他而言是得不到的挚爱,仪琳对他是全心付出不求回报的痴恋,盈盈于他才是相携一生笑傲江湖的知心伴侣。

十几年相知相伴,共创“冲灵剑法”,思过崖雪天送饭,六十里夜路奔波,岳灵珊和令狐冲二人的情谊自然常人难及,他们之间的感情是什么?兄妹般的亲情?青梅竹马的爱情?令狐冲对这个小师妹自然是入骨的相思爱恋,在他的前半生中,一生所求大概只有娶岳灵珊为妻吧,即使被逐出师门,即使得知二人之间已有林师弟,他的心愿仍旧是重归华山门下和娶小师妹为妻,那小师妹对大师哥呢?岳灵珊自言【平弟,你到此刻,还是不明白我的心。大师哥和我从小一块儿长大,在我心中,他便是我的亲哥哥一般。我对他敬重亲爱,只当他是兄长,从来没当他是情郎。自从你来到华山之后,我跟你说不出的投缘,只觉一刻不见,心中也是抛不开,放不下】甚至死前犹在托付令狐冲照顾好林平之,最后口中哼起了那支福建山歌。然而林平之心中只有复仇,从一开始就未信任过她,小师妹一腔爱意,还是成了空。对于岳灵珊,多少是心存疼惜的,对于她的爱情,多少是有些叹息的。在岳不群的权利阴谋中,她毫不知情,不过是一颗棋子,用以笼络林平之,而在林平之的复仇计划中,她也不过是用来掩人耳目的工具,用以消除岳不群的怀疑,岳灵珊一直活在至亲至爱之人的利用欺瞒中。为她叹息的同时也更加怜惜令狐冲,岳灵珊爱林平之愈深,令狐冲被伤也愈深,看他几度为小师妹难过自弃,更是心疼。始终觉得,在令狐冲遭师门背弃之时,岳灵珊可以选择相信,可以选择共患难,其实故事的一开始,大概就知道冲灵二人无法走到最后,书中第二章令狐冲还未出场,陆猴儿转述大师哥的“威风事迹”,岳灵珊却说了这么一段话【那少女叹了口气,道:“这功夫有多难,大家都不会,偏他一个人会,却拿去骗叫花子的酒喝”语气中似颇有憾,却也不无赞誉之意】如果是打从心底里仰慕,我想应该说不出这样的话来。另外,宁中则虽然疼爱令狐冲,却也责他“任性胡闹,轻浮好酒”,未考虑过要将女儿嫁给令狐冲,二人要走到最后,也会很艰难。岳灵珊是那个教令狐冲失意断肠的人,是得不到的爱,却也是教令狐冲成长的人。

金庸笔下有很多不涉尘务、天真秀弱的小女儿角色,譬如喀丝丽、譬如王语嫣、譬如苗若兰、譬如仪琳,但个人觉得写得更为出彩的是仪琳,这类角色把握不好,便失了“人情味”儿,虽然像香香这样的人间绝色,王姑娘这样的神仙姐姐,本就是不食人间烟火的设定,但总觉得失之人性化。小尼姑仪琳心地纯善,充满涉世未深的天真,从她当着自己师父一字不漏口述令狐冲田伯光打斗可见;她初识爱情的滋味虽懵懵懂懂但爱意高尚,对令狐冲深爱却从不求拥有,即使前有岳灵珊,后有任盈盈,她也从未想过插足,就算自己母亲绑着令狐冲前来成亲,她也拒不接受。最让人感动的是偷西瓜一节,她既遁入空门,心中谨守戒律,却肯为了令狐冲行偷盗之事,总让我想起《还珠格格》里小燕子对五阿哥说的一段话——“为了你我都不偷柿子了,上次经过一片好大的柿子林,我好想偷几个啊,可是知道你会不喜欢,所以我就没偷”多么相似的情感!偷与不偷,都是为了自己的心上人,她不惧佛祖降下的惩罚,即使堕入地狱,永受轮回之苦也都肯由自己一力承担,小小尼姑身上充满了为爱牺牲的大无畏精神。不记得在何处看到评说,仪琳是最了解令狐冲的,她许愿【从今而后,我只求菩萨保佑令狐大哥一世快乐逍遥,他最喜欢快乐逍遥,无拘无束,但盼任大小姐将来不要管着他才好】,然也。

令狐冲与任盈盈的爱情既有灵魂深处的投合,又有后天患难遭际中的相互扶持,两心如一,正是我理想中的爱情模样。从二人名字来看,金老许是有意为之——“道冲,而用之或不盈”,“大盈若冲,其用不穷”。“冲”,陈鼓应先生解释“冲,古字为盅,训虚。”又,说文“盅,器虚也。”“冲”字指道体虚空的状态,“盈”则形容道之作用无穷,由虚方能满,由冲方致盈,无为方能有得,在二人身上,作者寄寓了道家无为不争、虚极静笃的深刻思想。

从性格上看,令狐冲潇洒不羁,率性任情,任盈盈聪慧果决,腼腆害羞,但二人有相同点,即都是“隐士”,金老在后记中写到——【令狐冲是天生的“隐士”,对权力没有兴趣。盈盈也是“隐士”,她对江湖豪士有生杀大权,却宁可在洛阳隐居陋巷,琴箫自娱】这是他们二人的感情基础,倘若令狐冲一心向权,盈盈自是永居陋巷也不愿随他,同理,若盈盈随父亲贪恋权势,令狐冲也必不会和她长久。“千秋万载,一统江湖”这样的口号东方不败和任我行听得无比受用,他们二人一听到却恶心想吐,想要远远地逃离,他们不受名利权势的侵扰,受不了虚伪的恭维和奉承,他们追求生命的真,在你方唱罢我登场的混沌江湖,人人争权夺利,他二人却如一道清流,始终保持赤子之心不变。未经尘世污染的赤子之心,固然难能可贵,更难得的是,站在权欲的最高处,受过万人景仰朝拜,却能一笑弃之,潇潇洒洒的走。在《侠客行》读后感中,我曾写过这么一段话——“‘势力纷华,不近者为洁,近之而不染者为尤洁;智械机巧,不知者为高,知之而不用者为尤高’,这样的人可谓拥有赤子之心。”江湖争斗不休,故事的最后,他们一个是日月神教教主,一个可以一统五岳剑派,无形中化解了武林纷争,却抛开争斗挽起衣袖,不牵不挂地相携隐去,二人的结局颇有些功成弗居的意味,如老子所言——“持而盈之,不如其已;揣而锐之,不可长保。金玉满堂,莫之能守;富贵而骄,自遗其咎。功成身退,天之道也。”功成、名遂、身退这样一条道路,平衡了出世与入世间的矛盾,连诗仙太白亦是一生向往,冲盈二人最后做到,能无羡乎?

除去天性的契合,二人走到最后亦离不开一路的扶持。令狐冲为小师妹几度情伤,不免惋惜,但绿竹巷相遇却是正好。没有规定一生只能爱一个人,遇到值得相伴一生的人之前,也许你我都经历伤痛,有过沉沦和自弃,我看过你为别人失意断肠,了无生意,我看过你遭受罪责,孤苦无依,我为你隔帘解语,为你奏一曲清心普善,背负你上少林,你死我陪着。盈盈恰如三月的拂柳春风,荡去了令狐冲心中的烦忧。在你之前,我为别人伤过心,却终由你治愈,患难扶持,岂不正好。

任盈盈在金书中,亦是作为“妖女”形象出现,却不失为一个出色的女子,她性子可爱,其中一处便是腼腆爱面子,令狐冲学琴未完便匆匆归去,她明明对他已有好感,连夜抄写曲谱却只派绿竹翁相赠自己并不出现;和令狐冲在一起被人撞见,便打发他们永不许入中原;明明想要令狐冲永远留在自己身边,却下令杀他;一旦得令狐冲表白心意,便生死相随,没有怀疑。御下极严,手段颇高,对待爱人却娇羞腼腆,这样的反差,实在有趣。她顾虑周全,聪慧机智,令狐冲甫掌恒山,她便带人一同加入,免去江湖中的闲话;嵩山上教桃谷六仙说话,扰乱左冷禅计划,亦可见其筹谋。她为爱情甘愿献身,默默付出,背负令狐冲上少林自己却深陷其中,为令狐冲不惜舍弃自己的生命。

在二人的爱情中,看起来似乎盈盈为令狐冲付出更多,但又有什么呢?爱情里遇到对的人一切甘之如饴。盈盈对令狐冲并不是一味迁就屈从,而是一直保有自尊。令狐冲一开始误以为盈盈是婆婆,心存敬意,待得知竟是个韶华正好的姑娘,也几度调笑,盈盈害羞,一是她性子里确实害羞,二是作为圣姑大小姐,她顾全颜面,三是她在爱情里未尝失去自尊。少林寺中,令狐冲与岳不群相斗,任我行多次让盈盈上前提醒令狐冲,盈盈却只是口头答应,她心想【“我待你如何,你早已知道。你如以我为重,决意救我下山,你自会取胜。你如以师父为重,我便是拉住你衣袖哀哀求告,也是无用。我何必站到你的面前来提醒你?”深觉两情相悦,贵乎自然,倘要自己有所示意之后,令狐冲再为自己打算,那可无味之极了】这一段实在很是喜欢,“两情相悦,贵乎自然”八字,我想是二人爱情的最佳写照,也是情侣间相处该有的样子,爱情从来不需勉强,也勉强不得,林朝英和王重阳最后无法在一起,少的便是“自然”二字吧。

“两情相悦,贵乎自然”,这八字实行起来,便是相互理解和尊重,只有发自心底地理解对方,方能两心如一。盈盈虽爱令狐冲至深,却也无法违逆父亲之意,令狐冲也从不劝盈盈“改邪归正”,和自己一同对付日月神教;得知这位大小姐爱面子,便广告天下是他令狐冲主动去少林寺劫救任盈盈,好保全她的女儿颜面。盈盈待令狐冲更是如此,对他爱逾性命不说,更是尊重支持他的心意,不愿以己之心强求,令狐冲伤重危极,只须向任我行低头加入日月神教便可获救,盈盈却从不劝服他,只待他一死便殉情。得知他对小师妹难以忘情,便多次对岳灵珊施以援手,得知他对华山派难以放低,也从不劝他归入自己父亲麾下。同是一事,换做是郭靖处于如此境遇,黄蓉的做法只怕是先劝郭靖加入,事后以机智化解,换做赵敏,可以以郡主之威加以解决,在此非为贬低蓉儿和敏敏,而是想说,盈盈并非蠢钝女子胸无计谋,也并非弱势女子手无权利,她的可贵之处,便在于此,她既智计百出,也是教主之女,有智有权,却不将之用于令狐冲身上,反而决意和他同死。《红楼梦》中,宝黛爱情的可贵之一便是黛玉从不劝宝玉去考取科举,即使旁人都劝他考了有多大好处,因为她尊重宝玉之心意。同理,盈盈从不劝令狐冲加入日月神教,即使这可以救他的命。

三人之中,我最欣赏的便是盈盈,她身居魔教高位,却心怀慈悲,帮助下属求取解药;在东方不败淫威之下,却隐忍不发,帮助父亲夺权;她受人景仰,却甘居陋巷隐居;她深爱令狐冲胜过自己,却又不是一味迁就屈从。

为何最终是盈盈与他相伴到最后,成为灵魂伴侣呢?令狐冲被冤枉偷了秘籍剑谱,岳灵珊内心深处虽不愿相信,却总免不了怀疑,林平之被刺伤,她更直接向令狐冲索要。仪琳的反应则是【仪琳突然感到一阵骄傲,只觉得令狐冲受人冤枉诬蔑,自己纵然百死,也要为他辩白,至于佛门中的清规戒律,日后师父如何责备,一时全都置之脑后】。盈盈听令狐冲叙说则断言他不是杀害师弟的凶手,也相信他没有偷盗秘籍,盈盈对令狐冲的爱是无条件的信任和支持。年少无忧的日子,是小师妹的陪伴,最失意落魄之时,陪伴身边的是盈盈,年少的天真时光固难可贵,而患难中的风雨同舟亦足珍惜。

杭州西湖,孤山梅庄,疏影横斜,暗香浮动,琴箫合奏,一曲笑傲江湖,冲盈在此完婚,既给笑傲一书增添了几分宕远开阔的风致,亦给金庸全部的武侠作品添上了几分高远潇洒的诗意。


三、英雄肝胆两相照,江湖儿女日见少

本来打下提纲,这一部分想写笑傲中的权力斗争势力消长,但一来笔力见识尚弱,已有很多大家加以剖析,有不少高见,只能望洋兴叹,不如作罢。二来本次初读对于书中隐射的那段历史感受不深,写也写不出什么。

浅说几句,江湖也好,政坛也罢,都讲求“平衡”二字,权势的平衡、利益的平衡,一旦平衡被打破,任由一方坐大独断,都会有问题,此消彼长,盛极必衰乃是亘古不变之理。少林和武当虽然名为正派,劝说令狐冲夺取五岳剑派掌门之位未必没有私心在。任我行、东方不败、左冷禅、岳不群乃至余沧海、木高峰等人为权为名为利,各施手段,将江湖搅得血流不止,争斗不休,到头来却都一命呜呼。东方不败表面上为爱而死,实际统治方式早有弊端,引得群情愤愤;任我行结果了东方不败,眼见统一武林的霸业将成,却横死于自己的吸星大法之下;左冷禅多年苦心布局,却教岳不群摘取了果实,刺瞎了双眼;岳不群带着“君子”面具,不惜伤女杀徒夺取秘籍,却教恒山派小尼姑一剑了结了性命;余沧海和木高峰死于林平之辟邪剑法之下。前因后果,这些人将性命断送在了自己的欲望里,终不得自由。

历经江湖风雨,最后得以全身而退的除了主角令狐冲任盈盈,还有一人,便是衡山掌门莫大,这是本书中除了冲盈之外,我第三位喜欢的人物

对莫大先存了好感,大概是因为他的外号——“潇湘夜雨”,我是湖南人,对“潇湘”二字有着深厚的故土之情,这外号初听来虽不免凄苦,却很是亲切,总觉得“与有荣焉”。

金庸笔下的人物姓名大都有出处讲究,莫大的我却猜不透,也许是他在家排行老大,故以此为名吧。姓名平平无奇,行事却总出人意表,反差(或者说矛盾)是这一人物塑造最突出的特点,莫大出场虽少,但每一幕都令人印象深刻。

第一幕茶馆出场。衡山刘正风金盆洗手前夕,茶馆内议论纷纷,说刘正风此举乃是迫不得已,受掌门莫大的排挤,言下将刘正风抬举为急流勇退,深明大义之辈,而将莫大贬低为心胸狭隘,武功低微之徒。这时莫大出场了——【忽然间门口伊伊呀呀的响起了胡琴之声,有人唱道:“叹杨家,秉忠心,大宋……扶保……”嗓门拉得长长的,声音甚是苍凉。众人一齐转头望去,只见一张板桌旁坐了一个身材瘦长的老者,脸色枯槁,披着一件青布长衫,洗得青中泛白,形状甚是落拓,显是个唱戏讨钱的。】【那卖唱老者忽然站了起来,慢慢走到他身前,侧头瞧了他半晌。那矮胖子怒道:“老头子干甚么?”那老者摇头道:“你胡说八道!”转身走开。矮胖子大怒,伸手正要往他后心抓去,忽然眼前青光一闪,一柄细细的长剑晃向桌上,叮叮叮的响了几下。那矮胖子大吃一惊,纵身后跃,生怕长剑刺到他身上,却见那老者缓缓将长剑从胡琴底部插入,剑身尽没。原来这柄剑藏在胡琴之中,剑刃通入胡琴的把手,从外表看来,谁也不知这把残旧的胡琴内竟会藏有兵刃。那老者又摇了摇头,说道:“你胡说八道!”缓缓走出茶馆。众人目送他背影在雨中消失,苍凉的胡琴声隐隐约约传来。忽然有人“啊”的一声惊呼,叫道:“你们看,你们看!”众人顺着他手指所指之处瞧去,只见那矮胖子桌上放着的七只茶杯,每一只都被削去了半寸来高的一圈。七个瓷圈跌在茶杯之旁,茶杯却一只也没倾倒。】

这一幕文字,很是有趣,多读几遍,可窥莫大其人三分。第一,从外形来看,一把胡琴,一件布衫,极尽寒酸,给人落拓飘零之感,身为一派掌门,其低调不仅与左冷禅岳不群形成对比,与颇显富贵的刘正风也形成了对比。第二,他口中唱的曲段值得一说,这是京剧《杨家将·碰碑》中杨令公的唱词:“叹杨家秉忠心大宋扶保,到如今只落得兵败荒郊。恨北国萧银宗打来战表,擅抢夺我主爷锦绣龙朝。贼潘洪在金殿帅印挂了,我父子倒做了马前的英豪。金沙滩双龙会一阵败了,只杀得血成河鬼哭神嚎。”为什么单选取这段来唱?杨令公一片赤诚,却壮志未酬,或许莫大同令公一样,都有“有心杀贼,无力回天”的遗憾吧。第三,面对无礼的造谣者,他本来可以初时即用武艺狠狠地教训一番,也可以用衡山掌门的威严恐吓一番,但他却只是在不得已澄清的时候出面,重复说了五个字“你胡说八道”,再无多言,然后展示了一番绝艺离开,也未留下名号,其本性中的隐忍、作为一派掌门的气度、作为武学前辈的宽怀一一可见,同时这一手绝艺也显示莫大绝不是任人宰割的无能之辈。

第二幕刺杀费彬。江湖人都知莫大和刘正风师兄弟不和,刘正风的宴会他必不会前去,加之茶馆中莫大展示绝艺,难免有侧面较量一心要盖过师弟之嫌,却没想到他竟及时出现击杀费彬,救下了曲刘等人,这才进一步了解这位衡山掌门。此事一见莫大气量大,外界传言,莫大作为掌门独断,对师弟刘正风心存妒忌,师兄弟失和,刘正风也自忖和师哥性格不投,往来甚少。但莫大不介意流言蜚语,对师弟也未存芥蒂,关键时刻出手相助。其二可见莫大之智,莫大行事,不从正面出击,往往在背后考量,给人神秘之感,莫大前来,一为左冷禅吞并四派之事,他早有洞悉,二来刘正风金盆洗手的真正原因,除了他本人和曲洋,莫大该是第三个知道的,所以才会赶去附近,伺机救人。

第三幕劝说令狐。前面说了,莫大行事总是出人意表,原以为他对师弟心有芥蒂,却没料到他反而出手相助;原以为他不爱理闲事,却接连五晚窥探令狐冲有无逾礼,应承照拂恒山派。这一次出场,莫大有四句话说得极有意思:第一句——【唉,天下男子,十九薄幸】。盈盈被困少林,令狐冲毫不知情,莫大这句话既是提点,又是指责。但岂不是把自己也骂进去了么?不禁引人猜测,莫大当年或许也有不堪回首的往事。第二句话——【光明磊落,这才是男儿汉的本色。我莫大如年轻二十岁,教我晚晚陪着这许多姑娘,要像你这般守身如玉,那就办不到。难得啊难得!】前面所塑造的莫大漠然萧索,远离红尘,听了这句话才觉得他亦是个通情的普通人,反而多了几丝人情味。第三句话——【武林之中,莫大肯陪他喝酒的,却也没有几人】这句话说得狂妄至极,却也孤独至极,令狐冲得他青眼有加,亦足幸哉。第四句——【魔教的任大小姐对你情深一往,你可千万不能辜负她啊】正邪之分,在当时何其森严,其他所谓正派人士见到魔教圣姑,要打要杀还来不及,他却劝令狐冲好好对她,能以一派掌门人的身份说出这样的话,比岳不群之流境界不知高出多少。说得更有意思的是后面两句【我劝你和尚倒也不必做,也不用为此伤心,尽管去将那位任大小姐救了出来,娶她为妻便是。别人不来喝你的喜酒,我莫大偏来喝你三杯。他妈的,怕他个鸟】令狐冲豪迈不羁,率性脱略,但我看来,莫大此言却比之更甚。【这位任大小姐虽然出身魔教,但待你的至诚至情,却令人好生相敬】莫大看人不凭地位高低,不凭正邪划分,眼光至高,眼光至精,叫人心折。

第四幕嵩山比剑。左冷禅布局多年,想要合并其余四派一跃成为五岳盟主,召来武林同道,一番场面话说得倒是漂亮,将狼子野心说成扶危济困之举,可惜莫大第一个便并不领情,【台下有人冷冷的道:“不知左盟主和那一派的前辈师兄们商量过了?怎地我莫某人不知其事?”说话的正是衡山派掌门人莫大先生。】左冷禅势力渐大,五岳剑派中嵩山自是乐见其成,恒山令狐冲听岳不群指引,泰山派内部分化,已有不少人屈服,华山岳不群自称君子,实则有自己的谋划,只有衡山派莫大始终不从,第一个站出来反对,足见其担当和勇气。和岳灵珊比剑失败,一介成名高手败于小辈手下,颜面大失,很多人必会恼羞成怒,他却也只苦笑“将门虎女,果然不凡。”

第五幕华山观剑。以莫大的性格,很难猜到他竟也会前来华山绝壁观看武功。但仔细一想,又在情理之中,岳灵珊所使几招从未见过,对于本门武学,如果能多学一招半式发扬光大总是好的,之前刘正风虽和自己不和,但救他总是于师门有益。作为一派掌门,莫大是合格的,他一直将个人得失置于师门利益之后。华山洞壁中一片混乱,生死关头,洞内人人自危,自相残杀,左冷禅又带人屠杀,冲盈二人侥幸才得以逃脱,本以为莫大不幸丧身其间,没想到最后清点尸首,他却不在其中,莫大如何逃离,读者无法知道,但依稀可见莫大之隐,莫大之智。

第六幕新婚贺奏。冲盈在梅庄成婚,莫大兑现前言,为二人奏一曲《凤求凰》,渐行渐远,终是离了江湖。

“潇湘夜雨”莫大落拓飘零,琴妻剑子,有超然物外的高远之姿;他心如明镜,是非分明,有一代武学宗匠的宽怀侠义;他至情至性,率意豪迈,欣赏真情真性的冲盈,有不逊令狐冲的率性洒脱。莫大是江湖里的隐者、智者却也是无奈者,是愤世者、忧世者,却也是避世者,这是个人实力与时代环境的差距,无法改变,这是这一人物的局限性。

莫大先生,爱拉胡琴,一曲《潇湘夜雨》听得人眼泪也会掉下来,不管是和令狐冲尽兴喝酒之后,还是冲盈大婚时奏一曲《凤求凰》,始终饱含凄清苍凉之意。《诗大序》里说“在心为志,发言为诗。情动于中,而形于言;言之不足,故嗟叹之;嗟叹之不足,故咏歌之;咏歌之不足,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。”乐为心声,不知莫大先生心里藏了什么,奏出来的琴音如此凄苦?也许是触碰到年轻时的往事,才让他对着令狐冲说出了那句“天下男子,十九薄幸”。也许是一腔壮志未展,才让他唱起了《杨家将·碰碑》里的词。也许是江湖之大,苦无知音,才会让他感叹肯让我陪着喝酒的,也没几个。人心诡谲,江湖纷扰,何时方休?读到潇湘夜雨莫大,好像身处绵绵密密的潇湘夜雨之中,耳边是咿咿呀呀的胡琴声,总觉得有一种深切的孤独感、摆脱不得的无力感在其中。

笑傲一书中不乏艺术的追求者,甚至有甘愿赴死之辈,刘正风、曲洋、梅庄四友,莫大也可算作一个,令狐冲也可算入其间,他们追求艺术的纯洁性,可以称得上是追求艺术至死者,所以令狐冲说【人生在世,会当畅情适意,连酒也不能喝,女人不能想,人家欺到头上不能还手,还做甚么人?不如及早死了,来得爽快】莫大终日操一把胡琴咿咿呀呀,曲刘弹一曲笑傲江湖而死,四友在梅庄寄意。琴棋书画,追求艺术的形式虽不同,实质却都一样,江湖已多纷扰,琴可解意,酒可消忧,那是他们的寄托,是心底的理想,是纯粹的个性,是保有的最后一点自由。令狐冲嗜酒,曲刘莫大爱乐,梅庄四友各有所好,东方不败任我行左冷禅之人尚权。说到底,酒也好,琴也好,剑也好,武功秘籍也好,都是欲望,名物权利,无一不是人之所求,不过追求不同而已,最后“求仁得仁”者却少之又少。当对权力的诉求最终压过对自由的渴慕,那些追求自由追求个性解放的人没有了生路。“自由”二字,谈何容易,江湖夜雨,把盏独酌,除了叹一声“人在江湖,身不由已”还能如何?


四、本书中最喜欢的十句话

1、定逸——恒山定逸蛮横了几十年啦,你今日才知?

2、令狐冲——我一生之中,麻烦天天都有,管他娘的,喝酒,喝酒。

3、任我行——不行惊世骇俗之事,何以成惊天动地之人?

4、莫大——武林之中,莫大肯陪他喝酒的,却也没有几人。

5、令狐冲——你说得不错,世上哪有十全十美之事。一个人千辛万苦的去寻求一件物事,等得到了手,也不过如此,而本来拿在手中的物事,却反而抛掉了。

6、刘正风——

  • 不错,曲洋曲大哥,我不但识得,而且是我生平唯一知己,最要好的朋友。
  • 各位或者并不相信,然当今之世,刘正风以为抚琴奏乐,无人及得上曲大哥,而按孔吹箫,在下也不作第二人想。曲大哥虽是魔教中人,但自他琴音之中,我深知他性行高洁,大有光风霁月的襟怀。刘正风不但对他钦佩,抑且仰慕。刘某虽是一介鄙夫,却决计不肯加害这位君子。
  • 刘某结交朋友,贵在肝胆相照,岂能杀害朋友,以求自保。
  • 言语文字可以撒谎作伪,琴箫之音却是心声,万万装不得假。小弟和曲大哥相交,以琴箫唱和,心意互通。小弟愿意以全副身家性命担保,曲大哥是魔教中人,却无一点一毫魔教的邪恶之气。
  • 人生莫不有死,得一知己,死亦无憾。
  • 此辈俗人,怎懂得你我以音律相交的高情雅致?他们以常情猜度,自是料定你我结交,将大不利于五岳剑派与侠义道。唉,他们不懂,须也怪他们不得。
  • 你我今晚合奏,将这一曲《笑傲江湖》发挥得淋漓尽致。世上已有过了这一曲,你我已奏过了这一曲,人生于世,夫复何恨?

7、任盈盈——“缘”之一事,不能强求。古人道得好:“各有因缘莫羡人”。令狐少君,你今日虽然失意,他日未始不能另有佳偶。

8、令狐冲——令狐冲怒道:“你辱我师妹,须饶你不得。”长剑指在他咽喉之上,心念一动,走近一步,低声问道:“写在雪人上的,是些甚么字?”那汉子颤声道:“是……是……‘海枯……海枯……石烂,两……情……情不……不渝’。”自从世上有了“海枯石烂,两情不渝”这八个字以来,说得如此胆战心惊、丧魂落魄的,只怕这是破题儿第一遭了。令狐冲一呆,道:“嗯,是海枯石烂,两情不渝。”

9、想不到我任盈盈,竟也终身和一只大马猴锁在一起,再也不分开了。(金老说,盈盈在爱情中得到了圆满,而令狐冲失去了自由。我却不这么认为,只羡鸳鸯不羡仙,有时候两个人的状态或许比自由更舒服呢。)

10、千秋万载,永为夫妇。


作者ID:谢半微

原文链接:

《笑傲江湖》读后感(一)

《笑傲江湖》读后感(二)

《笑傲江湖》读后感(三)

《笑傲江湖》读后感(四)

登录注册后参与评论